凤鸣琴台

微信yc15279018922

凌湛(第一章)

昊帝面无表情的坐在自己的宫殿之中“再说一遍”帝王的声音冰冷,立于一旁的随从按捺住心中的恐惧颤抖着开口“启禀陛下,湛王爷他......他”
元凌眉头紧紧皱起“说下去”低沉的声音衬托的帝王的面目越发阴冷。
扑通,随从双膝一软跪倒在地上,额前布满密密麻麻的细汗“启禀......启禀陛下,今早从湛王府传来悄息,湛王他于昨晚仙逝了”
“嘭~好大的胆子,七弟他明明好好的待在自己的府中,怎么会仙逝,你可知欺君罔上可是灭九族的大罪”元凌从座位上站起来,手掌重重的拍在面前的书桌上,眸中升起满满的震惊之色。
“小的不敢,小的所说句句属实,还请陛下明鉴”随从将头压的更低了,不敢抬头直对元凌的怒火。“据湛王侧妃所言,湛王这几月一直好好的待在王府,并未踏出王府半步,直到半月之前......半个月之前王爷突然身着黑衣出府,府中无人知王爷所去何处,只知道傍晚王爷回府之时左臂中了一根银针,王爷在昏迷之际交代不要声张,这才没有上报给宫中知晓,只是简单的包扎处理了一下,却不曾想......”
元凌嗡的一下脑袋一懵,脑海中浮现出
半月之前的记忆,半月之前自己秘密出宫调查元湛谋害圣巫女一事遇刺,幸得一位身着黑衣的神秘人相救才得脱险,当日那人为救自己左臂中了对方的一记暗器,自己当时便觉得对方身形很熟悉,只是还未开口询问,出宫之时所带的随身待从便赶了过来,转眼间那人便消失了踪迹,自己也便没将其放在心上,却不曾想那人既是元湛,想到当初种种证据都指向那人谋害圣巫女凤卿尘,意图篡位,自己在盛怒之下颁旨将其软禁在自己府中在真相尚未调查清楚之前不得踏出府中半步,当时那人的眼神,透露出满满的对自己的失望之情“四哥你果然从来没有真正的信任过我”便转身离去了,或许真的是自己冤枉了那人,想到当初那人离开之时绝决的背影,元凌紧紧握住自己的胸口痛苦不堪。
“启禀陛下,湛王侧妃还交上了一物,说是王爷临终之时交待一定要交给陛下,并说只要陛下看完便会知道整个事情的真相了”随从惶恐不安的开口到。
元凌伸手接过随从递上来的盒子,打开,里面是一封信和二本书卷,元凌拆开信件,暴怒“来人啊,谭奕勾结外族,陷害王爷,意图谋反,今将其打入大牢,三日后斩首示众,谭家上下株连九族,九族之外贬为官奴,谭贵妃和其兄内外勾结赐白绫三尺”说完便重重的倒在地上昏迷过去。

死亡地带

楔子
光明与黑暗的交界,现实与梦境的游离,孤独的人啊,踏入天堂还是坠入地狱,选择吧,不要反抗,释放你真正的灵魂,我将会把你雕琢成为我最完美的作品。
“滴答滴答滴答”男孩被水滴落地面的声音惊醒“呜,好痛,这是那儿啊?”男孩捂住受伤的头站了起来,这里很空旷,看的出应该是一个遗弃的仓库,四周还零零碎碎散落着一些没来得及收走的杂物,从窗户溜进来的风吹在身上有点冷,男孩紧了紧衣服朝门口走去,刚要开门突然发现身后传来了脚步的声音,男孩慢慢的回头“啊~”嘭,仓库又恢复了安静。

一个小短文~

路过红绿灯产生的脑洞
店小二今天心情很好,骑着自己新买的摩托车哼着小曲在路上晃悠着

“不好意思,麻烦你出示一下驾驶证”店小二在一个红绿灯路口被交警拦下

“那个交警同志,我忘带了,你看,能不能通融一下”店小二也点慌,刚买的车,自己现在还是属于无证驾驶。

“这样啊,那就扣留吧”

“那~好吧”店小二很苦恼,昨天刚买的新车,没想到今天刚上路就被交警给扣了。

交警走过来牵着店小二的手向车上走去

??“怎么回事,你不是要扣留摩托车的吗,拉我干嘛,是不是那里弄错了?”店小二表示自己有点懵

交警回头摸了摸店小二的头宠溺一笑“没错啊,扣的就是你”

一个因为最近交通管的很严所以产生的脑洞

标题什么的不重要~

第十章
百里镇
“林儿今日我们去那儿找人啊?”自上次韩林儿从恶霸手上救得孟玄朗后,孟玄朗便以要报答救命之恩为由留在了韩林儿的身边,可能是因为觉得直呼其名太过于生疏的缘故便称其为林儿,起初韩林儿还会在孟玄朗叫自己林儿的时候纠正他,但因为孟玄朗一直不听,渐渐的也就任由他这样叫自己了“我刚刚已经打听到了百里誉衡在城南的王家做客,我们现在就去王家找他吧”说完便走出了房门,孟玄朗看着韩林儿已经走远了的背影急忙追了上去“林儿,你慢点走”看着从身后追上来的孟玄朗,韩林儿勾了勾嘴角并没有说话,但脚步却真的慢了许多等待着孟玄朗追上自己。“我说,林儿你走的也太快了吧,我都差点追不上了”孟玄朗气喘吁吁的追上韩林儿抱怨道。“是你走的太慢了”韩林儿扫了一眼孟玄朗继续向前走着“哎,你等等我啊”

标题什么的不重要~

第九章
陈府
“谅儿,你终于回来了”陈友谅一进门就被陈母伸手拉向一旁坐下,陈友谅一面不动声色的把手从陈母手中抽出来一面开口问道“母亲,孩儿收到你的家书便赶回来了,不知家中究竟出了何事,母亲这么着急的找我回来?”看着陈母欲言又止的模样陈友谅心中起疑却又不开口询问,只是盯着陈母看,过了一会儿后陈母终于开口“谅儿,其实那封信是你师父拜托我写的,你真的要和那个白莲教的韩林儿在一起吗?为了他你连江山都不要了吗?你这样做,对的起你师傅?对得起陈家?对得起我吗?我现在就命你离开韩林儿,夺取白莲教”陈母越说越激动,最后甚至用手一拍桌子站了起来。陈友谅看着激动的陈母说道“林儿对于我来说,岂是区区江山可以相提并论的,无论如何,我是一定不会放弃林儿的,更加不会做出伤害他的事情”陈母气急“你休想,我们是不会同意的,为了一个韩林儿,值得吗?天下好人儿多的是,又不只有他一个,因为他,你难道要连我和你师傅外公的话都不听了吗?如果你还认我是你母亲的话,你就按我说的做,其实母亲这么做也是为了你好,你就不能听母亲一次吗?”陈友谅闻言起身“你们同意与不同意都无法左右我对林儿的心,刚刚那些话也只是为了告知你们我的决定,如果你们执意反对的话我也没办法。”说完便出门而去。

装病却反被吃的朗哥哥(果然自己是标题起名废)①

“把大学士的位置放在我旁边吧”等下就能见到大学士了想想都有点小激动,不行,冷静,要淡定。什么,只有皇后才能与我平起平坐,哼哼,虽然他现在不是皇后但很快就会成为皇后了。下旨,不行不行,我孟玄朗看上的人怎么能用这种方法得到呢?我一定会让他心甘情愿嫁给自己才可以“行了,你们都退下吧”。看着最后一个人退出房间,太好了,终于只剩下我一个人了,让我来好好想想等会怎么向大学士表白?伸出手整理了一下茶杯,咦,这凳子怎么没摆正啊。摆正,嗯这样还差不多。好了,拍手。咳咳“你来了”这样应该行吧?“我就知道你是喜欢我的”怎么办突然好害羞“我也喜欢你”终于说出来了(#/。\#)。咦,烈行云进来了。赶紧坐好。奇怪,大学士怎么没跟他一起进来?起身“人呢?”什么,街头行医?而且还是神医。呃,有了。右手捂胸口。这样大学士就没理由不来见我了吧?“你就告诉他,他要再不来的话,他就见不到朕了”~好慢啊,大学士怎么还不来啊?嗯,大学士来了。我得赶紧躺回床上去了。手捂喉咙“我是不是要吐血了?”咦~大学士怎么也捂着眼睛?难道。不对,等等,奥,原来如此,看人都退下了“诶诶诶,差不多就行了,别装了”哼,还以为我看不出来你在装病吗?嗯,还想骗我。以身相替,这么好?白眼,扭头,哼~我才不上当呢。

天台决裂【睿景】

站在天台看着对面自己曾经追随过的人,从前也曾有过无数次相似的场景,只是当时的自己与他还是并肩作战的伙伴,心中怀着对未来的美好憧憬,自己从来没有想过,会有这么一天,跟了他这么多年,到头来却还是得不到他的信任,今天这次交易过后,我与他之间,就真的要分道扬镳了吧,抬脚走向对方说出自己的条件过后,静静等待对方的回答。“值得吗?”。值得吗?看向远处,这并不重要,只要是自己认定的那便去做就好了丨,就如同当初一般。转身的瞬间,听着身后对方对自己的挽留,心中苦涩,“把这句话,留给下一个我吧”回头,再见了ESE,再见了厉睿,再见了......我曾经最美好的青春,从今天起这里的种种与我封景再无半点干系。
自己要改的皮,哭着也要把他写完😂300+搞定

标题什么的不重要~

第八章
自那日过后陈友谅便发现韩林儿每次遇见自己就会找各种理由溜走,对此陈友谅十分苦恼,于是每日都守在韩林儿的必经之路上等其路过上前搭话好问清原由,久而久之到后来使得韩林儿每次见到陈友谅便会绕道而行,陈友谅虽然气愤但也无计可施,陈友谅费尽心思终于在一日正午把韩林儿堵在了白莲教后花园的池塘边的假山后面“陈友谅,你想干什么?”韩林儿本来想掉头就走,却被陈友谅抢先一步拦住,林儿见后路被堵,无奈只能转头向陈友谅询问,陈友谅因为韩林儿这几日以来对自己的不理不踩有点恼火,口气也变得生疏起来“在下近日不知因何故得罪圣童,圣童才会一直这样避着在下,烦请圣童告知在下,若真的是在下的错,也得让我知道错在那里,好赔不是不是?”韩林儿这几日确实是有意避开陈友谅,只因当日从集市回来之后韩林儿便发现自己对陈友谅的感觉变了,这让韩林儿有点慌乱,那是一种自己从来没有经历过的感觉,韩林儿也不知道这是种什么样的情感更不知道如何处理,所以才一直回避着陈友谅,看着沉默不语的韩林儿陈友谅本想开口追问,偏偏在这个时候听见有人在唤自己,两人从假山后面走出来,原来是韩林儿安排给陈友谅的侍女来找陈友谅,侍女递给陈友谅一卷书信说道“陈公子,这是教中刚刚收到公子的书信,教主吩咐奴婢给公子拿来,这就交给公子了”陈友谅接过书信打开,原来是陈母写来的信,信中写道:“谅儿,今家中有难,速回”信很短,只有寥寥几字而已,并未提及其他,陈友谅深思,自自己顶替陈友谅在陈府安定下来之后便极少见到过这位陈友谅的母亲,而如今陈母却突然写信给自己让自己速回,莫非真的是家中出了大事,不行,看来自己必须回家一趟看看情况了,只是林儿。陈友谅迟疑得看向林儿,罢了,还是等自己回来之后再细问吧。韩林儿看陈友谅望向自己说道“看你的神情,可是有了什么麻烦?”陈友谅回答“是家中出了点事,看来今日我就得回去了,那么在下就在这向圣童告辞吧”说完便转身离开了,韩林儿本来还想如何应对陈友谅的问题,却不想陈友谅突然被家书急招回去,一时不知该如何反应,直到看着陈友谅离开,韩林儿也还是没说一句话,半晌,韩林儿也转身往总坛而去。
来到总坛,韩林儿发现师傅已经在总坛等自己多时了“林儿,你今日怎么来的这么晚,是出什么事了吗?”红艳担心韩林儿的安危向其问道“是路上出了点小事,耽搁了这么久,害师傅担心,对不起,不过师傅不用挂心,徒儿已经全部处理妥当了”韩林儿不想让师傅知道自己和陈友谅的事情所以并没有向其明说,红艳听到韩林儿说自己已经处理妥当之后也没有在意,说道“林儿,为师有一个任务要交给你,你去东面的百里镇替为师找到一个人,此人名叫百里誉衡,是个卖酒的,你找到后迅速将其带回,记住,路上要十分小心,多注意自己的安危,快去快回,路上不要耽搁”“好的,师傅,林儿明白了,这就动身去百里镇寻人,师傅,林儿就先行告退了”红艳摆手说道“注意安全,速去速回”韩林儿应到“是,师傅”便出发去往百里镇了。
百里镇
韩林儿从白莲教出发后赶了大约三日的路程终于赶到了百里镇,林儿先在镇中寻了一家普通客栈安定下来之后便立刻出门寻找百里誉衡,经过多方打听后,终于在一位老者口中得知其最后一次出现是在镇中心的聚缘楼中,于是在问清楚去聚缘楼的路线之后便动身前去寻人,但在路过一条偏僻小路的时候听到“你们知道我是谁吗?居然敢对我如此无礼,还不赶快让开,小心你们的脑袋”脆生生的少年郎的声音,“哟哟哟,要我的脑袋,我好怕怕哦,公子你高抬贵手,就放过小人几个吧,我呸,你当小爷我是吓大的啊?你也不打听打听,我是什么人,这个镇都归我爹管,你能把我怎么样,还是乖乖从了我吧,我保你一生荣华富贵享用不尽,如果你要是敢反抗的话,就别怪哥哥我心狠手辣了,来人啊,给我上”本来韩林儿是不想管这种闲事的,但那少年郎又说“我是孟玄朗,你敢对我下手,我一定不会放过你的,识相的还是赶紧让我过去,免得将来后悔”。孟玄朗,韩林儿想起陈友谅托自己寻找的友人就叫孟玄朗,于是停下来脚步,隐身于暗处静静观察。“孟玄朗?没听过,你今天落入了我的手中,你以为你还能跑的了吗?还是跟小爷我回家吧,小爷我可是很怜香惜玉的,一定会好好疼爱你的”孟玄朗见其落下自己身上的猥琐的眼神感觉一阵恶心说道“你痴心妄想,也不看看自己的模样,我也是你能碰的吗?当心我让你吃不了兜着走”说着还挥了挥拳头想吓唬住渐渐朝自己逼进的众人,但渐渐的随着人离自己越来越近,孟玄朗也开始慌了“你......你们别过来”可恶,要不是我的法力被封了那还会这样任你们欺负?等我恢复了,一定要让你们好看。那人见孟玄朗的样子笑了说道“终于知道怕了吧,就你还想跟爷斗,还嫩了点,小的们,赶紧把人给我绑了,带回我府上,事成后每个人都重重有赏”“好嘞”众人回道,韩林儿看准机会蒙面闪身来到领头人身后,把刀架在其脖子上开口“统统给我退下,否则......”说完还威胁性的把刀又逼进了一点,领头人颤抖着声音说“退下,都给我退下,没看到爷在他手上吗,还不赶紧退下,你们想要害死爷吗?”众人见此情况只能纷纷退了开来,给韩林儿让出一条路,“这位好汉你看我都按你说的做了,你就高抬贵手放了我吧”“放了你行,但他我也要带走”韩林儿望向孟玄朗,孟玄朗看韩林儿看向自己也很吃惊,指了指自己“我?”韩林儿点头,孟玄朗见状赶紧凑到了林儿身边,众人因为领头人在韩林儿手上都不敢轻举妄动所以也没有阻拦孟玄朗的行动,这时候领头人突然叫到“好啊,原来你是想救他,我劝你不要多管闲事,否则,哎呦~”原来是孟玄朗终于到了韩林儿身边,听到这句话踢了领头人一脚“你自己都死到临头了,还敢大言不惭,还不赶紧让你的手下让开,否则我要了你的狗命”领头人无奈只能让自己手下全部散开,孟玄朗跟着韩林儿身后退出了包围圈,突然韩林儿把领头人用力往前一推,同时一把抓住孟玄朗的手运起轻功就飞远了,领头人被推倒在地,被众人扶起后咬牙看向韩林儿和孟玄朗远去的身影说道“没用的废物,都给我去追,可恶,我绝对不会放过你们两个的”
韩林儿带着孟玄朗终于摆脱了身后的追兵,随即回身看向了孟玄朗,前面情况太混乱没来得及看清其面容,现在仔细一看,却发现孟玄朗的五官居然和自己有九分相像,不禁有些吃惊。孟玄朗见安全了便说道“刚才多谢阁下出手相助,不知应该如何称呼?改日我孟玄朗一定会报答今日的救命之恩”这时韩林儿把脸上面巾取下开口“你也不必对我言谢,我只是受陈友谅所托,才会救你。”孟玄朗不知道宇文泰在凡间已经化名成为陈友谅,疑惑的开口道“陈友谅是谁,我不认识他啊”韩林儿听闻心想,莫非是自己认错了人,眼前这个人并不是陈友谅要寻找的孟玄朗不成?不行,我得再问问他“你真的不认识陈友谅吗?”孟玄朗想了想确定自己没听过陈友谅的名字说道“我确实不认识你口中所说的陈友谅”什么情况,韩林儿懵。
朗哥哥终于出场了

标题什么的不重要~

第七章
白莲教后山
韩林儿正在练师傅教他的最新法术,突然,林儿往旁边击出一掌“谁?出来”,陈友谅从树后现身“林儿,是我”这几日相处下来陈友谅无事便找着各种理由粘在林儿身边,但也因此让林儿对陈友谅的戒心放下不少,也就默认了他对自己的称呼,渐渐的熟络起来。“是你,说吧,今日找我又所为何事?”韩林儿见是陈友谅便放下攻击的手势背于身后问道。“林儿,我想了想,我来白莲教也有段时日了,但这几天一直待在教中,对于周边情况如何全然不知不晓,不如,今天我们便去周遭的小镇走走,正好也打听打听玄朗的下落,你看如何?”韩林儿这几日苦练法术也有些疲了,听到陈友谅邀请自己也有所心动,但又不想让陈友谅察觉自己的小心思,于是便背过身去说“好,如此,今日我便陪你走一趟吧”说着便领头往前走去,陈友谅看着韩林儿带路的背影赶紧追了上去。
小镇
韩林儿从小便在白莲教教中长大,很少有机会能出来,今日难得和陈友谅出来走走,心里很是高兴,连带的对陈友谅的态度也亲近了不少,但表面不显,只是一双黑亮的大眼晴不停的转来转去观察着四周的事物,陈友谅见其眼神便知其心中所想,看着林儿明明很兴奋却又装作对周围不感兴趣的模样,心里暗暗想笑,于是也装作不经意向韩林儿介绍起周围能吸引林儿感兴趣的事物,起初林儿还保持着淡漠的态度听着陈友谅对自己的解说默不开口,但渐渐的,随着越来越多的新鲜事物出现,林儿也无法保持不在意的模样,渐渐向陈友谅提出越来越多的提问,看着林儿兴奋的模样,陈友谅也耐着性子一一向韩林儿解答,两人边说边走着走到街角边的时候陈友谅提议带韩林儿去吃混沌,韩林儿同意,他们在路过的摊位坐了下来,点了两碗混沌后,韩林儿向陈友谅问了一下一些关于孟玄朗的特征和习惯好帮其寻找,陈友谅也都一一解答了,吃完混沌后两人路过一家卖桂花糕的摊位,韩林儿被桂花糕香甜的气味所吸引走到了摊位前,陈友谅见状掏出银子买了一包桂花糕递给了韩林儿,韩林儿因为心思被陈友谅发觉有点不好意思,道了谢后,林儿从点心包中取出一块桂花糕吃下,一瞬间,一股清甜的味道在舌尖上蔓延开来,林儿享受的微眯着眼感受桂花糕松软的口感,突然察觉自己的模样已经全部被陈友谅看到了,慌忙从点心包中又取出一块桂花糕递到陈友谅面前试图转移陈友谅对自己的注意力,却不想陈友谅居然直接低头就着自己的手把桂花糕咬了一口,手指无意间碰到陈友谅的唇边,韩林儿一惊,赶紧把手收回来,脸微微一红,摸着自己的手腕不知该说些什么,略微吃惊的看着陈友谅,这时,陈友谅却突然伸手摸向林儿的脸,韩林儿一愣往后退了一小步,陈友谅逼近,韩林儿一时之间不知该做何反应,直到陈友谅的手拂过自己嘴角,才发觉原来自己脸上沾了桂花糕的糖粉,反应过来的林儿脸更红了,慌忙推开陈友谅运起轻功飞远,陈友谅望着韩林儿远去的身影一笑,伸出舌尖轻点了下手指“嗯,果然很甜”
白莲教内
韩林儿一路快走于白莲教路上,一路上所遇见的教众都在好奇的议论为何今天圣童的脸这么红?韩林儿推开房门,用力关上,坐于桌边凳子上伸手摸向自己的脸,暗想,今天陈友谅摸向自己脸的时候,为什么自己会突然感觉到心跳加速,就连面对秀英时自己也没有如此紧张过,自己这是怎么了?韩林儿很不解,过了一会,韩林儿起身走向床边,算了,一定是因为陈友谅太突然,自己没有准备才会被吓到,可恶,明天我一定要找陈友谅算账,今天太累了,就先休息吧。
陈友谅房中
想起白天林儿推开自己后慌忙逃离的可爱样子,还有回来时一路上教众的议论,陈友谅不禁勾起嘴角,看来这次出去自己和林儿的关系又更进了一步,只是林儿的性格,怕是明天自己要有麻烦了,不过没关系,自己早晚一定会让林儿爱上自己的,无论如何,这一次,我绝对不会放开林儿的手,陈友谅暗下决定。
因为最近看的文虐太多了,所以想写点甜一点的东西,所以就有了这一章,不过预测我也马上快要开虐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