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鸣琴台

微信yc15279018922

一个戏渣的语c对戏群宣

大唐贞观之治时期,天子脚下有一座青楼,名唤琉璃馆,坐落在长安大街上一个最繁华的地段,里面的孩子们大部分都是流离失所,而被馆主领养的孩子,而故事就是从这里开始。

楼主第一次精分,戏渣,请见谅。

感兴趣的小可爱可以加楼主QQ:1379171226,欢迎小可爱们一起来造作。

苏寒玥:楼主QQ小号/三王爷养子/魔教少教主
秦钰兒:楼主QQ大号/魔教中人
穆凌云:馆主/群主
苏慕白:苏寒玥的爹爹/当朝三王爷

苏寒玥:
秋风瑟瑟,闲来无事拿着自己的爱琴来到院落之中,摆好,纤细的手轻抚过琴弦

秦钰兒:
梦中惊醒,忽闻庭中传来一阵悦耳琴声,披衣来到院中,只见一青衣少年正坐于庭院中央抚琴

苏寒玥:
一曲作罢,抬头望向身后之人,温笑/不知公子在此休息,打扰了

秦钰兒:
看着那人清秀的脸庞,微愣,回神/并无打扰,公子琴声悦耳,钰兒情不自禁被其吸引,打扰公子抚琴,当是钰兒向公子赔不是才对

苏寒玥:
温笑/钰兒喜欢苏某的琴艺可是苏某的荣幸,何来打扰之说,今日有缘,钰兒可愿意再听苏某弹奏一曲?

穆凌云:
(摇着扇子正在店内巡视着,叫各种良好,便慢悠悠的往庭院走去,斜靠着柱子,看着他们的对话)

秦钰兒:
闻言欣喜的说道/钰兒愿意,只要公子不嫌弃钰兒,钰兒愿意时常陪伴着公子身旁听公子抚琴,不知公子可能接受钰兒

苏寒玥:
微愣,却并不回复,反是转头看向身后柱子/云哥哥既然来了,不如一块听听寒玥的琴声如何

穆凌云:
好啊,(摇着扇子走过去坐到旁边,)

苏慕白:
玥儿今天又去琉璃馆了,自己换了身衣服便出门去琉璃馆了,也没让人跟着,自己悠闲的在街上走着,走了不久,就到了琉璃馆,直接进去,小厮看到自己便过来招呼,问了小厮玥儿在哪儿,让他带自己去,跟着小厮到了庭院里,看到他们,站在原地没说话,看着他们】

秦钰兒:
久久等不到心中想听见的回复,抬头幽怨的看了眼那人,忽见柱子后出来了一人,脸微红,怕是刚才自己所言当被这人听尽,顿时羞愧难当,咬牙转头看向那人/既然是公子的好友,那钰兒便告退了

苏寒玥:
皱眉,伸手拉住钰兒/无妨,都是熟人,钰兒不必太过拘束,随意便好/转头看向爹爹和云哥哥/爹爹云哥哥可有想听的曲吗?

穆凌云:
刚坐下便看到老熟人走了过来,起身对他行礼)在下穆凌云见过三王爷

苏慕白:
玥儿,你来一下【看着弹琴的人微皱眉,但是也不表现出来】云不必多礼,你跟这位公子稍等片刻,【说完看了眼玥儿,便转身离开后院】

秦钰兒:
看着那人抓着自己的手,脸微红,看来那人心中并非全无自己,乖巧的在旁边坐下/

穆凌云:
秦公子和玥儿认识啊?(轻摇扇子)

苏寒玥:
困惑的看向爹爹,点了点头,转身对钰兒说道/乖,等我回来/轻拍人手安抚,转头对云哥哥说/麻烦云哥哥帮玥儿照顾一下钰兒,玥儿去去就回/说罢便和爹爹出了庭院

苏慕白:
带着玥儿出了庭院,找到一个可以说话的地方】你可知道这个秦钰儿的身份,就随便跟这种人在一起了?

秦钰兒:
听着那人对自己说的话,手上感受着那人传来的体温,心下安定/去吧,我等你回来

苏寒玥:
点头/玥儿知道钰兒是魔教的人,此番接近玥儿恐怕也是受了魔教的命令,但看其眼光清澈又不像是阴险之人,玥儿只是想知道他接近玥儿的真实目的,爹爹不用担心玥儿,玥儿已早已安排好了一切

苏慕白:
既然你知道,那你是准备用你自己来把秦钰儿钓上钩?玥儿,你从小就在我身边。这么多年了你是什么样的孩子我很清楚,你从来不是狠心的孩子,你现在利用秦钰儿查出自己的身份,然后在甩掉人家吗【严肃的看着

苏寒玥:
脸色突然变的苍白,摇了摇头/玥儿不是,玥儿只是想知道玥儿的真实身份到底是谁,玥儿谁都不想伤害,钰兒也是,如果钰兒真的是魔教派来的,只要他对玥儿有一分真心,玥儿都不会抛弃钰兒,玥儿对钰兒是真的有好感

苏慕白:
你胡闹!【听到他的话勃然大怒】谁不知道你是我三王爷府上的小王爷,将来是要继承我的爵位,你现在告诉我,你对一个魔教的人有好感,我告诉你,就算你查到你真实的身份,你也是我王爷府的人

苏寒玥:
脸色越发苍白,身体晃了晃,勉强扶着柱子才得以稳住身型/不是的爹爹,玥儿从来没有想过离开爹爹,就算是玥儿真的是。。。玥儿也不会走的,玥儿只是不想这样对自己的身份一无所知,不想不明不白的活着,玥儿想知道当年的真相,至于钰兒,玥儿是真心喜欢他的,希望爹爹能成全玥儿

秦钰兒:
坐在庭院中低头看着那人留下的瑶琴,脑海中想起长老对自己说的话“不惜一切代价带回苏寒玥”然在面对那人望着自己温柔的眼神时,突然发现自己真的下不了手,手指轻抚过右腕上的彼岸花印记,只是这毒,罢了,如果能和寒玥在一起就算是死钰兒也无怨无悔

苏慕白:
你的身份就是个迷,这么多年来,我一直都不曾告诉你,就是想让你好好的活着,你从小就体弱,一直靠药维持着。纵然你知道了自己的身份又能做什么呢,只不过是让自己明白又 痛苦,至于你说的这个秦钰儿,身为一个魔教的人,进不了我王爷府的门。玥儿,跟我回去。以后不许在见秦钰儿

苏寒玥:
勉强平稳气息,开口道/玥儿知道爹爹不告诉玥儿真相是为了玥儿好,只是玥儿真的很想知道当年的真相,即使玥儿什么也做不了,但起码知道自己是从何处而来的/听闻爹爹的话,惊讶的抬起头,张了张嘴,最终还是什么都没说,低头小声/玥儿知道了,这就和爹爹回府,再不见钰兒。

穆凌云:
见人不说话也不追问,苏寒玥的身世自己多多少少是知道的,侧卧在庭中的一颗树下摇着扇子,打着盹儿)

苏慕白:
你的身世,等时机成熟自然会让你知道,现在还不是时候,现在跟我回去【说完就拉着玥儿离开琉璃馆回府】以后不许你偷偷见他

苏寒玥:
默不作声的任爹爹将自己拉走,回头看了看琉璃苑,自己方才还答应过那人,现在。。。钰兒怕是不会原谅自己了,想罢眼前一黑,昏迷过去/

苏慕白:
【拉着玥儿走着。忽然感觉他身体软了下去,看到他晕了过去,接住他的身体把他抱起来,心疼又无奈的看着怀里的玥儿】真是作孽,你本身就是魔教的少主,我却把你留在身边这么多年,玥儿,爹爹不会让你离开爹爹的,永远不会…【抱着他回王府】

秦钰兒:
心中突然一慌,怎么了?稳定心神,抬头看了眼落日,轻叹一声,这个时候寒玥还没回来,怕是知道了自己的身份,罢了,自己与他终归是有缘无分吧,起身抱起案台上的瑶琴,向馆主微微欠身告退/这些时日承蒙馆主照顾,钰兒感激不尽,现在钰兒要走了,日后馆主若是有麻烦尽管来找钰兒,钰兒一定尽力相助。

穆凌云:
秦钰儿,如果为了玥儿好,可以来看他,但是不要试图带走他,你可明白(闭着眼睛慢悠悠的说到)

苏寒玥:
迷迷糊糊之间听见爹爹似乎在说话,小声的开口/玥儿也不会离开爹爹/说完又陷入昏迷之中

秦钰兒:
闻言睁大双眸,抬头/馆主,你?/心下暗惊,没想到一个小小的青楼馆主居然知道自己的身份,看来对方来头不小,自己还是不要得罪为好,天子脚下卧虎藏龙,自己还是赶紧回魔教总部才好,微微点头/钰兒知道了,谢馆主提醒,钰兒这便离开/欠身告退,转身抱着瑶琴出了琉璃苑,往城外而去。

穆凌云:
感觉那人已离去,起身轻功飞回自己的阁楼,躺下在太妃椅上深入睡眠)

新群群宣,群里规矩不多,平时可水可对戏,只要你来我们就陪你浪,欢迎小可爱们的加入。

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狗,在一块处于异世界的大陆上,隐藏着一块世外桃源,各方妖魔鬼怪对其虎视眈眈,所幸桃源有着一群修仙人士守护,而其中最厉害的就数鼎鼎有名的四大玄门世家,分别是襄阳傅氏,临安姜氏,姑苏沈氏,兰陵萧氏,千年来四大家族带领着桃源中的修仙人士抵挡了无数次妖魔的侵袭,桃源才得生存至今,然随着时间的流逝,各种各样的妖魔鬼怪层出不穷,且越来越难对付,修为强大的妖怪更是屡见不鲜,桃源内人心渐渐不稳,各方邪恶力量更是借此机会暗中培养自己的势力和正派人士做对,现如今这场妖魔人类的正邪之战究竟结果会是如何已早已经不可预料。
新群群宣,欢迎小可爱们加入,来一起造作吧。

琉璃苑

一间坐落在天子脚下的青楼,楼中都是楼主收留孤苦无依的孤儿。
楼主人设:
姓名:苏寒玥
性别:男
年龄:5岁
身高:0.99
性格:乖巧柔顺,性格温和,因为身体不好的原因胆小怕生人,说话声音也是细声细语,身体畏寒,午夜梦回之间经常被恶梦缠身。
外貌:比同龄人要瘦小的身体,体弱多病,身上常年带着一抹药草的香气,白嫩的小脸上镶嵌着一双清澈的黑色丹凤眼,眼底有着一圈淡淡的黑眼圈,淡粉色的簿唇,美中不足的是左额间有一深而细长的疤痕,腰间绣有一只淡紫色凤蝶。
服饰:雪白色贴身里衣,外套一件淡青色长衫,墨色长发垂腰以一条浅白色发带简单半束起,因额间有一块疤痕常年绑有一条白色丝带遮盖,腰间挂着一块血玉,据说和其身世有关。
身份:皇族三王爷的养子
身世:原来是魔教教主秦钰兒和峨眉一普通女弟子墨芜芯的儿子,后因这段恋情被峨眉掌门发现,遭到黑白两道追杀,惨死在黑木崖边,三岁幼子亲眼目睹双亲死在面前,被人打伤从崖边丢入深渊,幸崖下有一水潭才得以不死,却因额前伤口失去记忆,后流落街头饥寒交迫间被三王爷发现并带回王府抚养,体中一直潜伏着当年被魔教所下的异毒,无药可救,只能常年以药续命,强行将毒性压了下来。
其他:因爹爹的原因经常在琉璃苑走动玩耍,和里面的哥哥们关系很好,非常喜欢和笙哥哥一起探讨琴艺,在弹琴和医术方面有着极高的天赋,因小时候曾经颠沛流离的经历,对收留哥哥们的云哥哥有很大崇拜的感情,希望自己长大后能成为像云哥哥那样温柔的人。
爱好:琴棋书画,唱歌,跳舞,喜欢专研医术,喜欢甜食,认为极度的甜可以冲淡世间的任何悲伤。
禁忌:自己在意的人和物,不允许其他人动,对自己的嗓子和腿非常的珍惜,毁之生不如死。
现想招几个魔教中人,或者一起被收养在王府的哥哥,有意者可以加楼主QQ:1379171226
欢迎小可爱们来一起造作,楼中规矩不多,么😘。

可水,可对戏,可闲聊,欢迎小可爱们加入,来一起造作吧,只要有乔叔的剧里的所有皮都可以皮。
群主微信号:yc15279018922
微信群名字:乔叔剧角色语c群微信版
QQ:1379171226
乔叔剧角色语c群QQ版: 378196370

一个戏渣的日常对戏

芯芯和爹的club语c对戏日常
爹爹:墨芜芯的爹爹,有着25岁的外表,是很厉害的血族【梵卓亲王】
芯芯:墨芜芯,一只白色的血族九尾天狐,外表6岁。
club芯芯房间
芯芯:来到柜子旁边,踮起脚尖取出自己放在上面的墨水放在地上开始画画,丝毫未曾发现自己的尾巴上面沾染了墨水的颜色

爹爹:推开门就看见小家伙趴在地上在认真的做画,看了看小家伙的尾巴,无奈的笑了笑,走了过来/芯芯你的尾巴上沾了墨汁咯

芯芯:闻言转头看向自己的尾巴,吃惊/哎!芯芯不小心把墨汁蹭到尾巴上了/着急的抱起自己的尾巴用手擦了擦似乎想要把墨水的痕迹抹掉

爹爹:拦下了芯芯蹂躏自己尾巴的行为,伸手揉了揉小家伙的头发/小迷糊,你这样做是去不掉的,来,爹爹带你去清洗尾巴吧/拉着芯芯的手向浴室走去

芯芯:伸手拉住爹爹的左手,拖着沾染了墨水的尾巴跟着爹爹身后来到了浴室准备清洗

爹爹:低下头看着小家伙,突然伸手勾了勾芯芯的小鼻子/芯芯,既然洗尾巴,我们顺便也洗个澡吧,芯芯身上都有味道了

芯芯:乖巧的点了点头,仰起白嫩的小脸/好啊爹爹,芯芯要洗白白

爹爹:将浴缸里接满了给芯芯洗澡用的热水,准备好沐浴露和洗澡要用到的东西,转头对芯芯笑着说/好好好,洗澡澡,白白白,保证把芯芯洗的干干净净的/温柔的抱起芯芯放进水里/芯芯要乖哦,不要调皮,爹爹要开始帮芯芯洗澡了。

芯芯:摇摆着尾巴开心的在水里玩耍,用小玩具吹了一个大泡泡出来

爹爹:坐在小板凳上给芯芯擦着背,笑着看他玩耍 ,拿出事先准备好的小鸭子,小皮球放入水中/哇,芯芯这么厉害啊,吹出这么大的泡泡

芯芯:开心的拿起浮在水面上的小鸭子,将泡泡递给了爹爹/芯芯送给爹爹芯芯的大泡泡

爹爹:笑着揉了揉芯芯的头/谢谢芯芯/接过芯芯递过来的大泡泡,用法术让大泡泡飘在空中。

芯芯:仰起小脑袋开心的看着飘浮在空中的泡泡,眼睛里闪耀着璀璨的光芒/哇,爹爹好厉害

爹爹:好玩吗?芯芯/用法术将大泡泡分散成无数个小点的七彩泡泡漂浮在半空中,七彩的颜色在泡泡表面缓慢的流转着,牵引着泡泡环绕在芯芯四周将芯芯包围在泡泡里面

芯芯:看着飘散在浴室里的泡泡向自己飘来围绕在身旁缓缓飘动,兴奋的拍打着小手/哇,泡泡变成五颜六色的小泡泡了,好漂亮,爹爹最厉害了

爹爹:微笑着低下头宠溺的看着小家伙/芯芯,水凉了要告诉爹爹啊,不然着凉了可不好哦。

芯芯:开心的伸出双手轻轻触碰小泡泡/好哒爹爹

爹爹:仔细的把芯芯的身上洗干净看着让他在水里玩

芯芯:幻化出九尾原形开心的在水里游来游去,调皮的用手捧起一点水撒向爹爹

爹爹:猝不及防被小家伙泼了一身水,假装生气的看向芯芯/哎呦,小淘气,看爹爹怎么收拾你/伸手往芯芯身上泼了点水

芯芯:笑着躲过爹爹泼过来的水,许是玩累了,打了个哈欠,伸手揉了揉眼睛/爹爹芯芯累了

爹爹:芯芯累了啊/拿了浴巾放在腿上,小心的把芯芯抱起来放在浴巾上,裹起来给小家伙擦干净身上的水,重新换了条新浴巾裹着芯芯抱着回房间

芯芯:乖巧的窝在了爹爹怀里,往爹爹怀里钻了钻,伸手揉着眼睛,迷迷糊糊的闭上了眼睛睡着了

爹爹:低头看着睡着的小家伙,笑了笑,抱着芯芯回房间,把他放在床上,拿掉浴巾,给他盖好被子,关了灯。

芯芯:乖巧的躺在床上沉沉地睡着了/吸呼吸呼~
楼主c的是墨芜芯

凌湛(第一章)

昊帝面无表情的坐在自己的宫殿之中“再说一遍”帝王的声音冰冷,立于一旁的随从按捺住心中的恐惧颤抖着开口“启禀陛下,湛王爷他......他”
元凌眉头紧紧皱起“说下去”低沉的声音衬托的帝王的面目越发阴冷。
扑通,随从双膝一软跪倒在地上,额前布满密密麻麻的细汗“启禀......启禀陛下,今早从湛王府传来悄息,湛王他于昨晚仙逝了”
“嘭~好大的胆子,七弟他明明好好的待在自己的府中,怎么会仙逝,你可知欺君罔上可是灭九族的大罪”元凌从座位上站起来,手掌重重的拍在面前的书桌上,眸中升起满满的震惊之色。
“小的不敢,小的所说句句属实,还请陛下明鉴”随从将头压的更低了,不敢抬头直对元凌的怒火。“据湛王侧妃所言,湛王这几月一直好好的待在王府,并未踏出王府半步,直到半月之前......半个月之前王爷突然身着黑衣出府,府中无人知王爷所去何处,只知道傍晚王爷回府之时左臂中了一根银针,王爷在昏迷之际交代不要声张,这才没有上报给宫中知晓,只是简单的包扎处理了一下,却不曾想......”
元凌嗡的一下脑袋一懵,脑海中浮现出
半月之前的记忆,半月之前自己秘密出宫调查元湛谋害圣巫女一事遇刺,幸得一位身着黑衣的神秘人相救才得脱险,当日那人为救自己左臂中了对方的一记暗器,自己当时便觉得对方身形很熟悉,只是还未开口询问,出宫之时所带的随身待从便赶了过来,转眼间那人便消失了踪迹,自己也便没将其放在心上,却不曾想那人既是元湛,想到当初种种证据都指向那人谋害圣巫女凤卿尘,意图篡位,自己在盛怒之下颁旨将其软禁在自己府中在真相尚未调查清楚之前不得踏出府中半步,当时那人的眼神,透露出满满的对自己的失望之情“四哥你果然从来没有真正的信任过我”便转身离去了,或许真的是自己冤枉了那人,想到当初那人离开之时绝决的背影,元凌紧紧握住自己的胸口痛苦不堪。
“启禀陛下,湛王侧妃还交上了一物,说是王爷临终之时交待一定要交给陛下,并说只要陛下看完便会知道整个事情的真相了”随从惶恐不安的开口到。
元凌伸手接过随从递上来的盒子,打开,里面是一封信和二本书卷,元凌拆开信件,暴怒“来人啊,谭奕勾结外族,陷害王爷,意图谋反,今将其打入大牢,三日后斩首示众,谭家上下株连九族,九族之外贬为官奴,谭贵妃和其兄内外勾结赐白绫三尺”说完便重重的倒在地上昏迷过去。

死亡地带

楔子
光明与黑暗的交界,现实与梦境的游离,孤独的人啊,踏入天堂还是坠入地狱,选择吧,不要反抗,释放你真正的灵魂,我将会把你雕琢成为我最完美的作品。
“滴答滴答滴答”男孩被水滴落地面的声音惊醒“呜,好痛,这是那儿啊?”男孩捂住受伤的头站了起来,这里很空旷,看的出应该是一个遗弃的仓库,四周还零零碎碎散落着一些没来得及收走的杂物,从窗户溜进来的风吹在身上有点冷,男孩紧了紧衣服朝门口走去,刚要开门突然发现身后传来了脚步的声音,男孩慢慢的回头“啊~”嘭,仓库又恢复了安静。

一个小短文~

路过红绿灯产生的脑洞
店小二今天心情很好,骑着自己新买的摩托车哼着小曲在路上晃悠着

“不好意思,麻烦你出示一下驾驶证”店小二在一个红绿灯路口被交警拦下

“那个交警同志,我忘带了,你看,能不能通融一下”店小二也点慌,刚买的车,自己现在还是属于无证驾驶。

“这样啊,那就扣留吧”

“那~好吧”店小二很苦恼,昨天刚买的新车,没想到今天刚上路就被交警给扣了。

交警走过来牵着店小二的手向车上走去

??“怎么回事,你不是要扣留摩托车的吗,拉我干嘛,是不是那里弄错了?”店小二表示自己有点懵

交警回头摸了摸店小二的头宠溺一笑“没错啊,扣的就是你”

一个因为最近交通管的很严所以产生的脑洞

标题什么的不重要~

第十章
百里镇
“林儿今日我们去那儿找人啊?”自上次韩林儿从恶霸手上救得孟玄朗后,孟玄朗便以要报答救命之恩为由留在了韩林儿的身边,可能是因为觉得直呼其名太过于生疏的缘故便称其为林儿,起初韩林儿还会在孟玄朗叫自己林儿的时候纠正他,但因为孟玄朗一直不听,渐渐的也就任由他这样叫自己了“我刚刚已经打听到了百里誉衡在城南的王家做客,我们现在就去王家找他吧”说完便走出了房门,孟玄朗看着韩林儿已经走远了的背影急忙追了上去“林儿,你慢点走”看着从身后追上来的孟玄朗,韩林儿勾了勾嘴角并没有说话,但脚步却真的慢了许多等待着孟玄朗追上自己。“我说,林儿你走的也太快了吧,我都差点追不上了”孟玄朗气喘吁吁的追上韩林儿抱怨道。“是你走的太慢了”韩林儿扫了一眼孟玄朗继续向前走着“哎,你等等我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