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鸣琴台

微信yc15279018922

标题什么的不重要~

第二章
东城门
“好了,阙儿,就送到这里吧,回去的路上要小心,姐姐不在身边你要好好保重身体,在家生病一定要吃药,遇上事情就给姐姐写信,别让姐姐担心了啊”秦若嫣从马车中探出头来对秦子阙说道,“我知道了,姐姐,你放心,我一定会照顾好自己,照顾好这个家的,你就别为我担心了,路途遥远,你自己要万事当多心”秦子阙望着远去的马车挥手说道,秦若嫣从窗口看秦子阙的身影越来越小才放下布帘,只是她没有想到这会是她见秦子阙的最后一面,当看着姐姐的马车悄失在官道上后,秦子阙再也支持不住了,一头从马背上栽了下去,胸前的伤口已经从刺痛变成了剧痛,眼前一阵阵的发黑,昏迷之前秦子阙隐约看到了木芙蓉和宇文泰的身影。
秦子阙从昏迷中清醒,环顾四周发现自己在宇文泰房中,想当初秦子阙在脚店时还在这里住过,没等秦子阙反应过来就听见身旁传来宇文泰的声音“我今天本来是打算去送甄义出城,只可惜来迟了一步,倒是你,怎么会晕倒在路旁,要不是我......”秦子阙打断宇文泰接下来的话“没什么,可能是因为前几天筹谋刺杀俱公公整日提心吊胆,夜不能寐,心神劳损过度才会晕倒,对了,这件事情你千万不要让甄义和我姐姐知道,他们才刚刚安定下来,我不想让他们担心,时间不早了,我就先回府了”宇文泰看着秦子阙出了房门,张着嘴,但最后还是没有开口,直觉告诉自己秦子阙没说实话,但是他又想不出秦子阙为什么要隐瞒自己的原因,无奈只好做罢,许多年后,宇文泰常常会想如果当时自己能开口问秦子阙,最后结局会不会就不会如此?只可惜,一切都太晚了。
秦府门口
秦子阙强行忍住不适回到府中,叫了个平日里最得自己信任的家丁叫他秘密去请个郎中来府中不要声张,当家丁领着郎中回到府中的时候,秦子阙已经陷入半昏迷的状态,脸上也有了青紫的颜色浮现,郎中见状赶紧上前,用手搭着秦子阙的脉搏上脸色突然大变“怎么会?老夫已经许多年未见此毒了,秦公子,你是如何中的毒?”旁边的下人看秦子阙没有回应说道“郎中先生,我家公子这毒可还有救”郎中摇了摇头“毒入心肺,无药可医,你们还是赶紧帮秦小公子准备后事吧”秦子阙迷迷糊糊之间听见大夫的话,强撑着精神要支起身来,下人见状赶紧把秦子阙扶起使其靠于床边,“先生,我这毒真的就没法可解了吗?”秦子阙有点不甘心,他还没有看见姐姐嫁给甄义,姐姐从小对他最好,父亲走后,姐姐就是他在世上最亲的亲人,他还没有等到她获得真正的幸福,他还不能死。郎中沉思了一会说“此毒是从西域传入,解药早在千年之前就已失传,不过......”“先生请讲”听完前段话后秦子阙本来已经心灰意冷,但郎中随后说的话又让秦子阙燃起了新的希望,“老夫不才,前段时间偶然听闻一种名为云芝草的毒草能解此毒,但此草稀罕,十分难寻,而且草本身含有剧毒,如果有错,反而会加重公子体内毒性,使公子顷刻毙命,我劝公子还是要三思而后行啊”闻此,秦子阙面露迟疑的神色,但沉默片刻坚定地说到“试也是死,不试也是死,我不如试一试,也给自己一个活下去的机会,烦请先生告诉我此草的有何特征,生长于何处,我这就去寻”郎中见秦子阙如此只能轻叹道说“此草生于海边,全身通体透白,对环境要求也极为古怪,至今仍未有人摸清其生存习性,能不能找到,只能看你的造化了,老夫先行告退。”说罢,摆了摆手,就起身往门外走去。“来人,送先生出门,先生慢走”送走郎中后,秦子阙感觉神志稍微恢复后便招来家丁吩咐道“我要出门寻解药,你们对外不要声张我是中毒,如果有人来寻我,就说我出门有事过几日便回了”语罢又吩咐随从赶紧收拾行装便出门了。

评论(7)

热度(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