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鸣琴台

微信yc15279018922

标题什么的不重要~

第五章
宇文泰从昏迷中醒来,发现自己躺在一个陌生的诡异宫殿里。“你终于醒了”杀阡陌从椅子上站起来,抚了抚衣袖,开口道“你已经昏迷了十日,是本座救的你,若不是本座你现在就是具尸体了”宇文泰双手支撑着起身警惕的看向杀阡陌问道“你是谁?为什么要救我?”“本座是谁不重要,重要的是本座知道你为什么自杀,也有办法帮你重新见到你想见的那个人,不过呢~要本座帮忙,总是要付出点代价的,我要你答应我三个条件,就看你愿不愿意了。”杀阡陌挑眉,要不是琉夏开口,本座才懒得救你呢。“真的,我能再见到阙儿?”宇文泰不敢相信耳朵听到的,自己真的能再见阙儿一面?“怎么?你不相信本座的话,本座堂堂七杀殿的圣君,还会骗你不成?”听到有人质疑自己,杀阡陌有点不悦。“条件你说吧,只要能让我再见阙儿一面,无论任何代价我都愿意”“好,第一,我要你做我杀阡陌五万年的手下,帮我在人间收集情报,其它两个条件嘛,我还没想好,等我想好之后再说吧,等你完成三个要求我就让你见秦子阙”杀阡陌说道。“好,成交”宇文泰同意,只要能让他见到秦子阙,无论多久,他都愿意等。
时光如梭,转眼就到了元朝末年,宇文泰化名陈友谅在陈府生活了下来,近些日子孟玄朗和杀阡陌闹别扭,最后居然离家出走,到现在还不知去向,杀阡陌派自己到处打听,看是否有孟玄朗的信息,临出门前师傅再三交代小心后才放自己出门。
边走着,噼里啪啦,远远的,陈友谅听见林中传来打斗的声音,本想绕开,但听到一声“秀英,小心”之后愣在了原地,这声音就算自己烧成灰也不会忘记,难道,我终于要找到阙儿了?陈友谅急忙往发声处飞去,但等他到了之后却只来得及眼睁睁看着韩林儿被箭射中。“阙儿,”陈友谅挥手打倒射箭手和元兵,冲到韩林儿身前就要看其伤势,却被韩林儿躲开,韩林儿边警惕的望着陈友谅边问“秀英,你没事吧?”陈友谅失落的看着韩林儿,阙儿似乎不记得自己了?韩林儿看着发呆的陈友谅开口“多谢兄台刚才出手相救,我是白莲教圣童韩林儿,敢问兄台如何称呼?”陈友谅闭眼,也对阙儿喝了孟婆汤肯定忘了自己,深呼一口气睁眼说道“在下陈友谅,此行目的是为寻找一友人,只是我刚来此地人生地不熟,找人犹如大海捞针,圣童人脉广不知能否助在下一臂之力,一同寻找?”韩林儿看陈友谅面相不像是狡诈之人,加上刚才还对自己有救命之恩于是开口“你于我和秀英有救命之恩,不如先随我回白莲教再做定夺,到时我会安排教中弟子寻找陈兄的友人,你看如何?”“如此,就先谢过韩兄”陈友谅抱拳说道。“不必客气,我们走吧,来,秀英当心脚下”陈友谅望着韩林儿搀扶马秀英离开的背影有些吃味“我一定要弄清楚这个女人的身份和阙儿是什么关系,重来一世,这一次我一定不会让阙儿再受到任何伤害”陈友谅在心里暗暗发誓。
白莲教
韩林儿与红艳因为秀英争吵离开后,陈友谅被红艳叫住,白莲教后园,“你到底是什么人,接近林儿有什么目的,你以为我会相信你真的是碰巧经过吗?你是不是元兵派来的,说,否则别怪我不客气”陈友谅轻巧的躲避开红艳的攻击“不管你相信不相信,我对林儿没有恶意,我是不会害他的,同样我也不会让其他人伤害他,请恕在下先行告退”红艳目送陈友谅的离开,自己有种预感,陈友谅这个人不会害林儿,说不定反而对林儿有所帮忙,可是自己让他留在白莲教到底是对是错呢?
揭晓神秘人物:A:杀阡陌,B:孟玄朗。
因为茶茶今天突然发现原来安排的宇文泰化名陈友谅被我写着写着就忘了,所以趁现在错的不多,就小小的修改了一点。

评论(12)

热度(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