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鸣琴台

微信yc15279018922

一个戏渣的语c对戏群宣

大唐贞观之治时期,天子脚下有一座青楼,名唤琉璃馆,坐落在长安大街上一个最繁华的地段,里面的孩子们大部分都是流离失所,而被馆主领养的孩子,而故事就是从这里开始。

楼主第一次精分,戏渣,请见谅。

感兴趣的小可爱可以加楼主QQ:1379171226,欢迎小可爱们一起来造作。

苏寒玥:楼主QQ小号/三王爷养子/魔教少教主
秦钰兒:楼主QQ大号/魔教中人
穆凌云:馆主/群主
苏慕白:苏寒玥的爹爹/当朝三王爷

苏寒玥:
秋风瑟瑟,闲来无事拿着自己的爱琴来到院落之中,摆好,纤细的手轻抚过琴弦

秦钰兒:
梦中惊醒,忽闻庭中传来一阵悦耳琴声,披衣来到院中,只见一青衣少年正坐于庭院中央抚琴

苏寒玥:
一曲作罢,抬头望向身后之人,温笑/不知公子在此休息,打扰了

秦钰兒:
看着那人清秀的脸庞,微愣,回神/并无打扰,公子琴声悦耳,钰兒情不自禁被其吸引,打扰公子抚琴,当是钰兒向公子赔不是才对

苏寒玥:
温笑/钰兒喜欢苏某的琴艺可是苏某的荣幸,何来打扰之说,今日有缘,钰兒可愿意再听苏某弹奏一曲?

穆凌云:
(摇着扇子正在店内巡视着,叫各种良好,便慢悠悠的往庭院走去,斜靠着柱子,看着他们的对话)

秦钰兒:
闻言欣喜的说道/钰兒愿意,只要公子不嫌弃钰兒,钰兒愿意时常陪伴着公子身旁听公子抚琴,不知公子可能接受钰兒

苏寒玥:
微愣,却并不回复,反是转头看向身后柱子/云哥哥既然来了,不如一块听听寒玥的琴声如何

穆凌云:
好啊,(摇着扇子走过去坐到旁边,)

苏慕白:
玥儿今天又去琉璃馆了,自己换了身衣服便出门去琉璃馆了,也没让人跟着,自己悠闲的在街上走着,走了不久,就到了琉璃馆,直接进去,小厮看到自己便过来招呼,问了小厮玥儿在哪儿,让他带自己去,跟着小厮到了庭院里,看到他们,站在原地没说话,看着他们】

秦钰兒:
久久等不到心中想听见的回复,抬头幽怨的看了眼那人,忽见柱子后出来了一人,脸微红,怕是刚才自己所言当被这人听尽,顿时羞愧难当,咬牙转头看向那人/既然是公子的好友,那钰兒便告退了

苏寒玥:
皱眉,伸手拉住钰兒/无妨,都是熟人,钰兒不必太过拘束,随意便好/转头看向爹爹和云哥哥/爹爹云哥哥可有想听的曲吗?

穆凌云:
刚坐下便看到老熟人走了过来,起身对他行礼)在下穆凌云见过三王爷

苏慕白:
玥儿,你来一下【看着弹琴的人微皱眉,但是也不表现出来】云不必多礼,你跟这位公子稍等片刻,【说完看了眼玥儿,便转身离开后院】

秦钰兒:
看着那人抓着自己的手,脸微红,看来那人心中并非全无自己,乖巧的在旁边坐下/

穆凌云:
秦公子和玥儿认识啊?(轻摇扇子)

苏寒玥:
困惑的看向爹爹,点了点头,转身对钰兒说道/乖,等我回来/轻拍人手安抚,转头对云哥哥说/麻烦云哥哥帮玥儿照顾一下钰兒,玥儿去去就回/说罢便和爹爹出了庭院

苏慕白:
带着玥儿出了庭院,找到一个可以说话的地方】你可知道这个秦钰儿的身份,就随便跟这种人在一起了?

秦钰兒:
听着那人对自己说的话,手上感受着那人传来的体温,心下安定/去吧,我等你回来

苏寒玥:
点头/玥儿知道钰兒是魔教的人,此番接近玥儿恐怕也是受了魔教的命令,但看其眼光清澈又不像是阴险之人,玥儿只是想知道他接近玥儿的真实目的,爹爹不用担心玥儿,玥儿已早已安排好了一切

苏慕白:
既然你知道,那你是准备用你自己来把秦钰儿钓上钩?玥儿,你从小就在我身边。这么多年了你是什么样的孩子我很清楚,你从来不是狠心的孩子,你现在利用秦钰儿查出自己的身份,然后在甩掉人家吗【严肃的看着

苏寒玥:
脸色突然变的苍白,摇了摇头/玥儿不是,玥儿只是想知道玥儿的真实身份到底是谁,玥儿谁都不想伤害,钰兒也是,如果钰兒真的是魔教派来的,只要他对玥儿有一分真心,玥儿都不会抛弃钰兒,玥儿对钰兒是真的有好感

苏慕白:
你胡闹!【听到他的话勃然大怒】谁不知道你是我三王爷府上的小王爷,将来是要继承我的爵位,你现在告诉我,你对一个魔教的人有好感,我告诉你,就算你查到你真实的身份,你也是我王爷府的人

苏寒玥:
脸色越发苍白,身体晃了晃,勉强扶着柱子才得以稳住身型/不是的爹爹,玥儿从来没有想过离开爹爹,就算是玥儿真的是。。。玥儿也不会走的,玥儿只是不想这样对自己的身份一无所知,不想不明不白的活着,玥儿想知道当年的真相,至于钰兒,玥儿是真心喜欢他的,希望爹爹能成全玥儿

秦钰兒:
坐在庭院中低头看着那人留下的瑶琴,脑海中想起长老对自己说的话“不惜一切代价带回苏寒玥”然在面对那人望着自己温柔的眼神时,突然发现自己真的下不了手,手指轻抚过右腕上的彼岸花印记,只是这毒,罢了,如果能和寒玥在一起就算是死钰兒也无怨无悔

苏慕白:
你的身份就是个迷,这么多年来,我一直都不曾告诉你,就是想让你好好的活着,你从小就体弱,一直靠药维持着。纵然你知道了自己的身份又能做什么呢,只不过是让自己明白又 痛苦,至于你说的这个秦钰儿,身为一个魔教的人,进不了我王爷府的门。玥儿,跟我回去。以后不许在见秦钰儿

苏寒玥:
勉强平稳气息,开口道/玥儿知道爹爹不告诉玥儿真相是为了玥儿好,只是玥儿真的很想知道当年的真相,即使玥儿什么也做不了,但起码知道自己是从何处而来的/听闻爹爹的话,惊讶的抬起头,张了张嘴,最终还是什么都没说,低头小声/玥儿知道了,这就和爹爹回府,再不见钰兒。

穆凌云:
见人不说话也不追问,苏寒玥的身世自己多多少少是知道的,侧卧在庭中的一颗树下摇着扇子,打着盹儿)

苏慕白:
你的身世,等时机成熟自然会让你知道,现在还不是时候,现在跟我回去【说完就拉着玥儿离开琉璃馆回府】以后不许你偷偷见他

苏寒玥:
默不作声的任爹爹将自己拉走,回头看了看琉璃苑,自己方才还答应过那人,现在。。。钰兒怕是不会原谅自己了,想罢眼前一黑,昏迷过去/

苏慕白:
【拉着玥儿走着。忽然感觉他身体软了下去,看到他晕了过去,接住他的身体把他抱起来,心疼又无奈的看着怀里的玥儿】真是作孽,你本身就是魔教的少主,我却把你留在身边这么多年,玥儿,爹爹不会让你离开爹爹的,永远不会…【抱着他回王府】

秦钰兒:
心中突然一慌,怎么了?稳定心神,抬头看了眼落日,轻叹一声,这个时候寒玥还没回来,怕是知道了自己的身份,罢了,自己与他终归是有缘无分吧,起身抱起案台上的瑶琴,向馆主微微欠身告退/这些时日承蒙馆主照顾,钰兒感激不尽,现在钰兒要走了,日后馆主若是有麻烦尽管来找钰兒,钰兒一定尽力相助。

穆凌云:
秦钰儿,如果为了玥儿好,可以来看他,但是不要试图带走他,你可明白(闭着眼睛慢悠悠的说到)

苏寒玥:
迷迷糊糊之间听见爹爹似乎在说话,小声的开口/玥儿也不会离开爹爹/说完又陷入昏迷之中

秦钰兒:
闻言睁大双眸,抬头/馆主,你?/心下暗惊,没想到一个小小的青楼馆主居然知道自己的身份,看来对方来头不小,自己还是不要得罪为好,天子脚下卧虎藏龙,自己还是赶紧回魔教总部才好,微微点头/钰兒知道了,谢馆主提醒,钰兒这便离开/欠身告退,转身抱着瑶琴出了琉璃苑,往城外而去。

穆凌云:
感觉那人已离去,起身轻功飞回自己的阁楼,躺下在太妃椅上深入睡眠)

新群群宣,群里规矩不多,平时可水可对戏,只要你来我们就陪你浪,欢迎小可爱们的加入。

评论

热度(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