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鸣琴台

微信yc15279018922

标题什么的不重要~

第八章
自那日过后陈友谅便发现韩林儿每次遇见自己就会找各种理由溜走,对此陈友谅十分苦恼,于是每日都守在韩林儿的必经之路上等其路过上前搭话好问清原由,久而久之到后来使得韩林儿每次见到陈友谅便会绕道而行,陈友谅虽然气愤但也无计可施,陈友谅费尽心思终于在一日正午把韩林儿堵在了白莲教后花园的池塘边的假山后面“陈友谅,你想干什么?”韩林儿本来想掉头就走,却被陈友谅抢先一步拦住,林儿见后路被堵,无奈只能转头向陈友谅询问,陈友谅因为韩林儿这几日以来对自己的不理不踩有点恼火,口气也变得生疏起来“在下近日不知因何故得罪圣童,圣童才会一直这样避着在下,烦请圣童告知在下,若真的是在下的错,也得让我知道错在那里,好赔不是不是?”韩林儿这几日确实是有意避开陈友谅,只因当日从集市回来之后韩林儿便发现自己对陈友谅的感觉变了,这让韩林儿有点慌乱,那是一种自己从来没有经历过的感觉,韩林儿也不知道这是种什么样的情感更不知道如何处理,所以才一直回避着陈友谅,看着沉默不语的韩林儿陈友谅本想开口追问,偏偏在这个时候听见有人在唤自己,两人从假山后面走出来,原来是韩林儿安排给陈友谅的侍女来找陈友谅,侍女递给陈友谅一卷书信说道“陈公子,这是教中刚刚收到公子的书信,教主吩咐奴婢给公子拿来,这就交给公子了”陈友谅接过书信打开,原来是陈母写来的信,信中写道:“谅儿,今家中有难,速回”信很短,只有寥寥几字而已,并未提及其他,陈友谅深思,自自己顶替陈友谅在陈府安定下来之后便极少见到过这位陈友谅的母亲,而如今陈母却突然写信给自己让自己速回,莫非真的是家中出了大事,不行,看来自己必须回家一趟看看情况了,只是林儿。陈友谅迟疑得看向林儿,罢了,还是等自己回来之后再细问吧。韩林儿看陈友谅望向自己说道“看你的神情,可是有了什么麻烦?”陈友谅回答“是家中出了点事,看来今日我就得回去了,那么在下就在这向圣童告辞吧”说完便转身离开了,韩林儿本来还想如何应对陈友谅的问题,却不想陈友谅突然被家书急招回去,一时不知该如何反应,直到看着陈友谅离开,韩林儿也还是没说一句话,半晌,韩林儿也转身往总坛而去。
来到总坛,韩林儿发现师傅已经在总坛等自己多时了“林儿,你今日怎么来的这么晚,是出什么事了吗?”红艳担心韩林儿的安危向其问道“是路上出了点小事,耽搁了这么久,害师傅担心,对不起,不过师傅不用挂心,徒儿已经全部处理妥当了”韩林儿不想让师傅知道自己和陈友谅的事情所以并没有向其明说,红艳听到韩林儿说自己已经处理妥当之后也没有在意,说道“林儿,为师有一个任务要交给你,你去东面的百里镇替为师找到一个人,此人名叫百里誉衡,是个卖酒的,你找到后迅速将其带回,记住,路上要十分小心,多注意自己的安危,快去快回,路上不要耽搁”“好的,师傅,林儿明白了,这就动身去百里镇寻人,师傅,林儿就先行告退了”红艳摆手说道“注意安全,速去速回”韩林儿应到“是,师傅”便出发去往百里镇了。
百里镇
韩林儿从白莲教出发后赶了大约三日的路程终于赶到了百里镇,林儿先在镇中寻了一家普通客栈安定下来之后便立刻出门寻找百里誉衡,经过多方打听后,终于在一位老者口中得知其最后一次出现是在镇中心的聚缘楼中,于是在问清楚去聚缘楼的路线之后便动身前去寻人,但在路过一条偏僻小路的时候听到“你们知道我是谁吗?居然敢对我如此无礼,还不赶快让开,小心你们的脑袋”脆生生的少年郎的声音,“哟哟哟,要我的脑袋,我好怕怕哦,公子你高抬贵手,就放过小人几个吧,我呸,你当小爷我是吓大的啊?你也不打听打听,我是什么人,这个镇都归我爹管,你能把我怎么样,还是乖乖从了我吧,我保你一生荣华富贵享用不尽,如果你要是敢反抗的话,就别怪哥哥我心狠手辣了,来人啊,给我上”本来韩林儿是不想管这种闲事的,但那少年郎又说“我是孟玄朗,你敢对我下手,我一定不会放过你的,识相的还是赶紧让我过去,免得将来后悔”。孟玄朗,韩林儿想起陈友谅托自己寻找的友人就叫孟玄朗,于是停下来脚步,隐身于暗处静静观察。“孟玄朗?没听过,你今天落入了我的手中,你以为你还能跑的了吗?还是跟小爷我回家吧,小爷我可是很怜香惜玉的,一定会好好疼爱你的”孟玄朗见其落下自己身上的猥琐的眼神感觉一阵恶心说道“你痴心妄想,也不看看自己的模样,我也是你能碰的吗?当心我让你吃不了兜着走”说着还挥了挥拳头想吓唬住渐渐朝自己逼进的众人,但渐渐的随着人离自己越来越近,孟玄朗也开始慌了“你......你们别过来”可恶,要不是我的法力被封了那还会这样任你们欺负?等我恢复了,一定要让你们好看。那人见孟玄朗的样子笑了说道“终于知道怕了吧,就你还想跟爷斗,还嫩了点,小的们,赶紧把人给我绑了,带回我府上,事成后每个人都重重有赏”“好嘞”众人回道,韩林儿看准机会蒙面闪身来到领头人身后,把刀架在其脖子上开口“统统给我退下,否则......”说完还威胁性的把刀又逼进了一点,领头人颤抖着声音说“退下,都给我退下,没看到爷在他手上吗,还不赶紧退下,你们想要害死爷吗?”众人见此情况只能纷纷退了开来,给韩林儿让出一条路,“这位好汉你看我都按你说的做了,你就高抬贵手放了我吧”“放了你行,但他我也要带走”韩林儿望向孟玄朗,孟玄朗看韩林儿看向自己也很吃惊,指了指自己“我?”韩林儿点头,孟玄朗见状赶紧凑到了林儿身边,众人因为领头人在韩林儿手上都不敢轻举妄动所以也没有阻拦孟玄朗的行动,这时候领头人突然叫到“好啊,原来你是想救他,我劝你不要多管闲事,否则,哎呦~”原来是孟玄朗终于到了韩林儿身边,听到这句话踢了领头人一脚“你自己都死到临头了,还敢大言不惭,还不赶紧让你的手下让开,否则我要了你的狗命”领头人无奈只能让自己手下全部散开,孟玄朗跟着韩林儿身后退出了包围圈,突然韩林儿把领头人用力往前一推,同时一把抓住孟玄朗的手运起轻功就飞远了,领头人被推倒在地,被众人扶起后咬牙看向韩林儿和孟玄朗远去的身影说道“没用的废物,都给我去追,可恶,我绝对不会放过你们两个的”
韩林儿带着孟玄朗终于摆脱了身后的追兵,随即回身看向了孟玄朗,前面情况太混乱没来得及看清其面容,现在仔细一看,却发现孟玄朗的五官居然和自己有九分相像,不禁有些吃惊。孟玄朗见安全了便说道“刚才多谢阁下出手相助,不知应该如何称呼?改日我孟玄朗一定会报答今日的救命之恩”这时韩林儿把脸上面巾取下开口“你也不必对我言谢,我只是受陈友谅所托,才会救你。”孟玄朗不知道宇文泰在凡间已经化名成为陈友谅,疑惑的开口道“陈友谅是谁,我不认识他啊”韩林儿听闻心想,莫非是自己认错了人,眼前这个人并不是陈友谅要寻找的孟玄朗不成?不行,我得再问问他“你真的不认识陈友谅吗?”孟玄朗想了想确定自己没听过陈友谅的名字说道“我确实不认识你口中所说的陈友谅”什么情况,韩林儿懵。
朗哥哥终于出场了

评论(5)

热度(22)